酱胖胖胖胖胖

对不起玩不来蒸气波风
多谢金主不杀之恩
【我是小辣鸡】

秦唐同人本完售

《理智是假》by@无为有处有是无 插图解封

秦唐同人本完售

《sins》by @白及 插图解封

秦唐同人本完售

《月下兽》by @Dannie_Rain 插图解封

他唤我
用那个已经十几年没有人用过的名字

——《好时光》   by: @Dannie_Rain

上毛概课偷偷刷lof...
糟糕了,是心动的感觉!!!
瞎鸡儿涂不要怪我呜呜呜呜呜

画eiei手书的时候总感觉aqy真的是孤儿剪辑
总是切过来切过去
一点都没有镜头感...

摸张农农转换下心情
...
感觉自己有很大可能转画firewalking

仅有100帧的firewalking💥

【我英乙女/轰你】偶像失格


这是我见过的

最细腻温柔的制作人

Dannie_Rain:



CP:偶像轰焦冻X经纪人你

关于po主最近沉迷偶像练习生的脑洞
前几天蹲完直播,自己pick的小哥哥没有出道成功,心情有点复杂
祝各位食用愉快

———————————————————




我可以毫不大意地说,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轰焦冻了。




我看着他和爆豪胜己天天比劲儿练舞,汗水在地板上积成一小汪明晃晃的光;也听见他和绿谷出久一起练歌,绿谷出久的天赋和努力不可小觑,到后来,创作的时候竟然真的把他们的故事填进音乐里,让大家都听到了他想说的;更目睹了轰焦冻怎么改变,会对切岛怼天怼地的rap从嗤之以鼻到报以热烈的掌声。




没错,他还是练习生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了。所以我清楚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节。




比如他在感冒就最容易感染呼吸道,打点滴的时候坐在床上,起伏的气息浅缓得像个孩子。他吃了辣椒第二天就会迅速爆痘,我比化妆师还清楚哪一款遮瑕膏最贴合他的脸,并且不会伤及皮肤。比起每场舞台后的庆功宴,他更喜欢一个人坐在厨房里,用竹筷子夹起蘸汤的素荞麦面吃。那个时候,他一半的白发被昏黄的灯光挑染得有些毛躁,不似平时柔顺光滑的样子,闻声抬起的双眼却又干净得毫无防备,就像他一直是那个晚上在厨房偷吃夜宵的邻家大男孩,而非舞台上璀璨耀眼,收获了尖叫和鲜花的少女情人。



他在灯光里对我微笑,很默契地没有问我怎么不去派对,即使他和绿谷都一再坚称那些掌声与欢呼大半应当归功于我,即使他很清楚我怕喝多了撒酒疯的说辞毫无根据。毕竟他也清楚我那句“经纪人更应当注意自己的行为,以免殃及自家艺人”来得掷地有声,肩负贩卖梦想职责的,远远不止他们自己。




他就很安静地看着我切好几片柠檬,从冰箱里拿出苏打水,倒了两杯,他的那杯没有加冰。等我做完这些,他还是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我,嘴边依旧挂着微笑。连那个眼神我很熟悉,记得那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像一张未着笔墨的白纸。但又似乎多了些别的什么东西,温润到让人以为苏打水里加了蜂蜜,甚至让我忘了那些苦涩的日子,那些他几乎睡在在训练室,浸泡在汗水里练到脱皮的日子。




抱歉啊各位粉丝。他的辛苦也只有我知道。




队伍最开始的那段时间磨合得其实并不顺利。我并非经验老道,不敢拍着胸拍对这些几乎和自己同龄,怀揣了梦想的男孩子们信誓旦旦地许诺:“you gonna befamous.”也曾今一度怀疑公司把他们交给我,单纯是因为他们觉得我的审美代表了大多数追星女孩的审美,因此会把这些男孩往受欢迎的道路上推。

甚至我自己都是这样以为的。把这五个男孩的过人之处磨练扎实,再削去他们的锋芒,让他们变成女孩子们喜欢的样子,最后包装出厂,未来可期,前路一片辉煌。




事实却远不如这么简单。




上鸣电气作为vocal空有天赋,基本功却不扎实,飙完高音一定处于失智状掉线10至30分钟不等,而在等待他重新上线的这么一小会儿功夫里,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私人恩怨因烦躁而发酵,谁也不知道爆豪胜己为什么会因为“废久今天又踩了老子的站位”而揪住练习室的门板一顿狂操。小太阳切岛的求生欲不太强,每到这个时候总会以最无畏的精神跳出来活跃气氛,下场就是被center大人逮住强行battle,最后连自己的flow都忘得一干二净。




相比之下轰焦冻要省心得多,毕竟不论从什么方面来看,他都是一个极其自律极努力的人,身为dancer基本功没话说,唱跳也是稳如老狗。我需要做的就是只是监督着他不要长胖,及时没收他私藏的草莓牛奶,然后万事大吉。可他本人却周身都弥漫一股子生人勿进的气场,稍微的自负又无意间会点燃爆豪胜己的怒火,等他叫嚣着“阴阳脸你是不是看不起老子!”冲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一场斗舞拦都拦不住。




那真的是一段很辛苦的日子。每个人都在拼命,可这个队伍却毫无进展。我看着绿谷又愧疚又自责的大眼睛盛着两汪水,或是轰焦冻手足无措的问我他的picth是不是又没对,根本没办法冲他们发火。是啊,他们练到筋疲力竭,废寝忘食,再给他们一点时间吧。就让他们去休息,自己磨合,这些人都是好的不能再好的孩子呀。




甚至连季节都跳到了最难熬的冬天。




晚上的时候,为了防止生病,我早早把他们赶回宿舍,自己抱着吉他坐在训练楼前面的台阶上,在街灯晕出的暖黄色光里假装深沉。我想像自己已经变得成熟了,一个人就能扛过压力,很中二地诌一些“孤独使我冷静”之类的胡话,冻僵的手指象征性在琴弦上跑两下,却更集中更多的注意力在嘴里那颗橘子味的水果硬糖上。我用力地吮吸糖衣,沮丧地发现自己还是像小孩子一样依赖甜味,如果真是成熟了的话,就应该抽烟,吐烟圈看起来怎么都比嘬糖帅气不是。




轰焦冻就是在这个时候走到我身边的。他在我旁边坐下,搞得我差点错以为他递过来的是一包烟,实际上却只是一盒热乎乎的草莓牛奶。他又把手揣回兜里,脸缩进围脖,声音变得闷闷的:“我来上缴。”他的两条长腿委屈得很,放在两级台阶上屈着难受,四级又够不到,只能叉开膝盖放在第三级上,实在不算绅士。我把糖咬碎咽进肚里,嘴里明明还带着甜味,却装出一副超凶的样子:“衣服换了吗,要是明天感冒了我揍死你。”他的脸呆在围脖里看不见表情,声音听起来却比他的腿还委屈:“换好了。趁换衣服的空儿热的牛奶。”然后他好像反应过来自己提到了重点,又小声地补充一句:“天冷,它凉得很快的。”




我凶不起来了,一边笑一边把牛奶塞回他口袋里:“奖励你了吧。”




他转过头微微瞪大眼睛,张了张嘴又没说出什么。




“最近你们真的都很努力呀。”我望着对面的楼房解释,“每一个人都是,我都看得见的。”那栋房子有三层都是训练室。现在已经是深夜,可那三层楼里大半数的灯都亮着,就像不眠不休地守候次日的黎明一样。那些密不透风的房间里,又有多少个梦想在等待着被照亮呢?




“你们只是再需要一点时间,一定会成功的,我……特别有信心。”我的喉咙被这句话哽了一下,堵的厉害,鼻子也有点酸。“就是有点害怕……你们都这么优秀,万一我没有……”我很确信再说下去我就会很没出息地哭出声,所以在眼眶发红的时候及时制止了自己。




“谢谢。”轰焦冻说。




“啊?”我看着他,几乎忘记自己处于激情爆哭的边缘。




“这个话可能爆豪来说更合适,绿谷来说也会说得更漂亮,但是我想自己跟你说。谢谢你把我们聚在一起。”轰焦冻并不经常说这么多话,所以脸颊有些微微发红,但他还是继续说:“我也看得见。你努力让我们变得更好这件事。我看得见的。”




“不要担心。我们一起。”




我们一起。




他插好吸管把牛奶递到我嘴边:“我不喝了,长胖后果也比较严重。”




我接过来咬着吸管吸了一小口。牛奶被他一直揣在兜里捂着,一点儿也没有凉。那温度连同那些橘子味的灯光一起印在我脑子里,在之后很多个严寒的冬夜不断散发热量,一点点填满我看不见方向的心,让轰焦冻的灵魂在我的脑海里带上一抹昏黄的温热,直到环绕阳光的春天到来。




他们出道那天晚上,我坐在离他最近的观众席里,目光和镁光灯一起亲吻他的发丝, 叫也叫不出声,只能拍手拍到掌心发痛,引得身边的摄像老师对我报以观察神奇生物的眼神。




我的男孩要走出去,要去被大家知道,要去接受他们的赞美和掌声,虽然那些掌声泰半始于他们的美貌。不过不用担心,他们最终会为他们的才华停驻,我深对此信不疑。我的男孩站在灯光下,却远比灯光耀眼。那些光芒背后藏着他的每一块淤青,每一块红肿。




这些只有我知道。我自私地想,看着他对粉丝们微笑,那个笑我们曾面对镜子练习了无数次,鼓掌的手没有那么用力了。我很明白,他们势如破竹,之后会有大把的机会,可以站在舞台中央。他们会走上领奖台,会捧起无数沉甸甸的奖杯。而他每次站上颁奖台,我想到的永远都会是他在训练室练到快要昏过去的场景。我更不能辜负了他那样的努力,所以任何会对他有影响的东西都必须掩藏起来。




“你们自己都要清楚,今后你们就是偶像了,所有行为都会暴露在闪光灯下。你们不是什么别的明星或者艺人,所作所为都要为粉丝们带去念想,他们的快乐远比你们的快乐重要。”




也比远远比我的快乐重要。




我很认真地对他们说着,切岛和上鸣似懂非懂,努力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绿谷表情凝重,而爆豪胜己,二郎腿翘到桌子上,“老子才不会做那些偶像失格的事!”




轰焦冻呢?他面无表情的脸上依旧读不出什么内容,可眼神里闪过的一丝隐忍刺痛得人生疼,就像一把涂了蜜的匕首温柔又缓慢地没入心脏。




“需要这样多久?”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你们的路还很长。”我回答。




在他们拿到那座分量最重的奖杯的颁奖仪式上,我届不住切岛和上鸣的怂恿,终于穿了件礼服坐到他身边。然后他们很默契地在记者蜂拥而上的时候把我推在最前面,声称要大家好好看看他们最漂亮的经纪人姐姐。




OK,皮这一下你们是不是很开心,回去给我往死里压腿。




等我终于应付完了媒体,皮塌嘴歪地和他们汇合的时候,除了爆豪胜己以外的几个小学鸡一脸惊恐的告诉我,轰焦冻在演播室里迷路了。




当然我的意思不是爆豪胜己就不是小学鸡了,他最小学鸡。只是他不屑于为了那个阴阳脸装出惊恐的样子,不如说,无论什么时候我们的center大人都不会做出一副惊恐的表情。




行吧,我去找他。然后我拎着今天带来大麻烦的劳什子裙子往已经关了灯变得黑黢黢的演播室走。




于是我看见他站在人群散尽、已经谢了幕的舞台中央,所有的追光和地灯都已经暗淡熄灭,他依旧发着光。




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这个光就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了。




“你忘了在哪儿碰头了吗?”我问他。




“没有。”他回答,并朝我伸出手。“一起走。”




“我只是回来找你的。”我没有动。




“我知道。但是我们已经一起走了这么久,将来也还会走更久。”




只需要一句话,我的泪腺就溃不成军。这是我在最嚣张的梦里都不敢奢望的。




我流着泪告诉他:“你这是偶像失格,你的粉丝会失望。”




他说那没有关系。他练习并不只是为了他自己,也不仅仅为了讨粉丝欢心。更是为了履行那个承诺,不再让我担心的承诺。练习根本不算什么,如果需要的话,再练多久他都不在乎。他当了一位优秀的偶像这么久,才换来一次失格的机会,他们应当理解。



我说,那你只许失格这一次。但他又有点单细胞地会错了我的意。




这个轰焦冻,这个撩粉丝都只会打直球的轰焦冻,这个永远也不会说情话的轰焦冻,站在我面前握住我的手说:




“为你,千千万万遍。”





——————FIN——————


存活证明x求一波评